产品分类T

联系我们 /CONTACT US

联系人:LOVE
手 机:1391203337 137744923
电 话:0516-83268806
地 址:阜新赛尔运动健身派-阜新健身场馆官网

主页 > 健身会所 > 但愿他们的爱情和婚姻会从疼痛中走出

但愿他们的爱情和婚姻会从疼痛中走出

福宁已是徐老伴娘的年纪了,她只想好好地生活。      福宁与我同辈,又是一个单位,因此以同事相称。福宁与我共事十载有余,不能不说对她的了解之深,认识之足。福宁是一个工作狂,加起班来家可以不要;也是一个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,同事们的眼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乐观派。福宁爱干净,爱整洁,凡是去过她家的同事都有这么一种感觉。在爱情上她与大多数女人一样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,正由于她对爱情的执著,才使她干起了蠢事,毁了自己也毁了家庭。      那天傍晚她在家里等着丈夫回来,以往她没有过这样的心情,只是今晚特别。人在气头上想问题总是朝着一个方向,福宁也不例外想过跟丈夫恋爱的海誓山盟,也想过结婚到现在不休止的吵吵闹闹,想过自己为家辛辛苦苦,想着他却背叛自己另寻他芳,积怨慢慢占居了整个空间,理智开始失去平衡。她跑下楼去用塑料桶装了小半桶汽油,放在门的后面,她要与丈夫和这个家一起化为灰烬。丈夫根本不知道一场灾难正等着他,一心想着情人约会的甜蜜,嘴里叼根烟,哼着曲,带着春风鱼贯而入。四目相对没有言语,只有冷淡,只有不同的心事。福宁见丈夫这种德性,气就不打一处出,后果也早已抛到九霄云外,以往的温顺一扫而光,变得像捕食的猛兽提起汽油劈头泼了过去,两人瞬间像火球一样烧了起来,幸运的是丈夫反应快,幸运的是汽油不多,幸运的是邻居来得及时,才使他们逃过一死。      我见到福宁,她已横躺在医院急救室床上,平常干干净净的脸涂满了黑黑的膏,看起来像一块烧焦的锅巴,她的下半身上罩着一个不锈钢架子,架子上蒙着被子,下半身全是黑的,全身超过65%严重烧伤,皮开肉绽,两条腿像充满了气体的薄纸筒。      福宁说:“我好丑吓着你们了”      福宁说:“我命苦呀”      我顿时流下泪,看着她的脸说:“你疼吗?”      福宁是父母的独生女,当初父母给她起这个名字的时候,希望她一生平平安安,幸幸福福,但就是这样的愿望也没有能实现。      单位为她组织捐款,为她办理“三不让”救助,不到几天共收捐款和“三不让”求助五万元。但对于此烧伤治疗所需的巨额费用来说却是杯水车薪。为此,家里人只好将刚住一年的房屋卖掉。      我们一行将捐款送到福宁的父亲手中,福宁的父亲,哭了。福宁也哭了,她嘴角抽动,没有声音,一行行泪水滚下脸庞。      再见福宁时,冬天却没有秋天的温和。福宁还在病床上躺着,只是从A医院转到了B医院。几床被子裹着她,只露出个头。看见我们,说;“你们来了,辛苦了。”她的身上还散发出腐肉的臭味,她丈夫说到B医院好多了。这时,我才注意到这张布满疤痕的脸,就是福宁的男人,往日地风流倜傥已失去。看到他认真伺候妻子的一举一动,我怎么也联系不上他们两口子以死相拼。甚至,认为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老花了。      我不知道,他们的爱是不是世人讲的那种“爱便是爱了,伤便是伤了。”是不是就是钱钟书《围城》中所描写的婚姻,城里的想冲出去,城外的人想往里挤,最后从城里冲出的人伤痕累累,仿佛看清了一切。      望着他们重归于好的样子,我仿佛知道了什么,又不知道什么,朦朦胧胧中感觉爱情就像本写真集,唯美,漂亮,而婚姻则是现实的大写真集,锁碎,难缠。但愿他们的爱情和婚姻会从疼痛中走出,相携白头,相伴至老。
上一篇:在体育产业化之路上坚定需要更多的智慧
下一篇:没有了